他的一项发明将上万人变傻却获得诺奖遭世人痛骂仍风靡全世界

对于精神病人尤其是疯子,人类的认识有一个渐变的过程,之前,准确的说是在19世纪之前,人们可以任意嘲笑、愚弄、囚禁他们,没有把他们当作病人看待,没有给予他们的痛苦必要的人文关怀和治疗。因为有些疯子是不好控制的,可能对旁人构成威胁。

最早在15世纪的西班牙,出现了专门收容那些从家庭走失甚至遭遗弃的疯子。如何有效治疗这些疯子是医疗科学界不断思考的问题。在20世纪中叶,一项据说可以让狂躁的疯子变得驯服的脑外科手术曾经风行一时,甚至因为它的明显疗效而获得1949年的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可以不久这项发明就业界的质疑声中中断。这是怎么回事呢?

在20世纪30年代,一位叫做安东尼奥·埃加斯·莫尼兹的葡萄牙医生找到了一种让情绪激动的精神病患者平静下来的方法。他的灵感来自一种叫做“额叶切断术”的新型外科手术,这种手术利用化学和机械的手段破坏了额叶的部分组织。人们在猴子身上实验了这个手术。在手术前,如果有人把猴子的食物拿开的话,猴子会非常愤怒,但是,在手术后,对于这样的挑衅行为,猴子们却可以保持心平气和。莫尼兹在人类患者身上实施了这个手术,并且发现它同样可以起到平静情绪的作用。因为这个发现,莫尼兹医师获得了1949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奖理由是“发现额叶区域脑神经切断疗法,对特定精神疾病具有治疗效果”。

但以今天的眼光看来,莫尼斯的手术操作确属粗糙不堪。没有准确的定位,Moniz只是在患者的头颅上钻两个孔,然后用器械探进去在脑组织的大致部位盲探一通,前额叶部分就被解决了。可是在当时,他的试验结果公布之后,被认为是外科手术的一次革命,不少医生纷纷仿效,美国精神科医师沃尔特·弗里曼就是最大的热衷者,对精神病患者施以额叶切除术后,发现可抑制精神病患者的暴戾性情,因此当时这种治疗方法风靡世界各地,数以万计的患者被接受了这项手术。

然而沃尔特·弗里曼的手术更加粗暴,他首先用电击把患者击晕,再用将钢锥从眼眶插入脑中,在患者的额前叶胡乱搅拌一通,从而破坏额前叶白质,而且整个“手术”过程只需10分钟,收取寥寥200美元的手术费。在其一生中,一共给3439个病人实施了“切脑术”,14%的病人在术后死亡。

脑叶白质切除术给患者带来了巨大的伤害,美国总统肯尼迪的妹妹罗斯玛丽·肯尼迪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她年轻时在修道院上学时,因为修女报告她情绪多变,爱耍脾气,家人就把他带到脑叶白质切除术治疗,并把她带到沃尔特·弗里曼面前。但术后的结果是令人悲痛和恐惧的:罗斯玛丽不仅变成了智障,而且还身患残疾。她被迫与家人分离,在收容机构里度过了剩余的六十三年时光。

现在,一些国家已经禁止了脑叶白质切除术,而且它也已经名誉扫地,几乎被淘汰了。知道这些手术带来的灾难性后果后,我们难以理解人们当初是怎么开始执行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