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最伟大的活佛:率领汉蒙满联军痛击叛军收复国土

清朝最伟大的活佛:率领汉蒙满联军,痛击叛军,收复国土。怎么回事呢?这位活佛叫棍噶札勒参,是教的转世活佛,被尊称为“白活佛”甘肃临潭县人。1862年,“白活佛”来到新疆库尔喀喇乌苏的寺,率领当地的蒙古族僧众诵经礼佛。

同年5月底,陕西,甘肃,青海和新疆的尔族、回族发动起义。原本这些起义是正义之举,可在极端宗教头目带领下,本来反清起义变成了民族仇杀,一大批汉族、蒙古族、满族同胞被极端杀害,这些极端甚至连自己同族人都杀。

因为新疆远离内地,所以杀戮最为严重。1865年,新疆喀什噶尔的回部请求浩罕汗国增援,浩罕可汗派阿古柏率军进入新疆,占据整个回疆,建立政教合一的哲德沙尔汗国。之后,新疆几乎全部沦陷,只剩下巴里坤、塔城等少数城池还在清军手中。

接着,从起义队伍中叛变的叛军与阿古柏军队猛攻塔城。困在城中的数万汉、蒙、满军民在坚守数月后,已到绝境。这时,守城的将军想到向“白活佛”求救。为了让百姓免受叛军的杀害,为了祖国领土的统一,“白活佛”放下戒律,拿起禅杖,发出号召,将蒙古族牧民组成骑兵,奔赴塔城。

路上,汉族同胞和满族同胞见状纷纷加入活佛的队伍,最终组成一支2000多骑兵,3000多步兵的汉蒙满联军。几天后,“白活佛”出现在塔城城外,与阿古柏侵略军、叛军展开了激烈的交战。一边是诵经,另一边是阿訇祈祷,一时间佛祖和均光临战场。

这是正义之军与侵略者、叛军的交战,是世俗政权和政教合一政权的交战。到了后面,“白活佛”更是身披金黄色袈裟,手持禅杖,骑着骏马亲自带头冲向叛军,身后跟着护F和汉蒙满士兵。而这时,塔城城内的军民也杀出城来,前后夹击侵略军和叛军。

就这样,在“白活佛”的率领下,汉蒙满联军痛击侵略军和叛军,并取得了胜利。此后,“白活佛”成了新疆各族同胞的依靠和庇护所。而清帝也下旨,允许“白活佛”暂时借住在新疆。在接下来的几年,“白活佛”又带着各族同胞,与侵略军和叛军展开了激战,收复了不少国土。

并且拯救汉蒙满各族同胞十几万人。1870年,“白活佛”还率军进入割让给沙俄的旧土接回索伦人,途中击败过沙俄和哈萨克人。左宗棠收复新疆后,“白活佛”驻守阿勒泰地区,建立承化寺,组织蒙古族牧民驻守边疆。1876年,沙俄军官波塔宁未经清廷允许,带着一队人马闯进承化寺。

“白活佛”见状,命小将他们赶出大寺。波塔宁非但不依,还想开枪杀人。们忍无可忍,将他们拉下马来,夺下洋枪3杆、腰刀1把和马鞭4条。最终,坡塔宁不得不承认错误,再三哀求将帽子掷还,答应不再继续逗留,这才蒙准获释,灰溜溜地离开承化寺。

后来,沙俄以此为借口,派军官乌拉索付带着100多哈萨克牧民前来“调查”。因为乌拉索付不遵守中国的规律,被“白活佛”解除了武装。乌拉索付随后大耍流氓手段,让100多哈萨克牧民俄国,自己故意较着不走,反而造谣说是遭到了扣留,受到了欺侮。

就这样,承化寺事件爆发。而沙俄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拖延和阻挠清廷与沙俄即将进行的关于交还伊犁的谈判,以达到它永远霸占伊犁的罪恶目的。清政府担心同沙俄关系闹僵了不利于收回伊犁,于是将“白活佛”罚俸1年,并处分了2名下级官员和翻译。

但沙俄方面对此并不满意,要清廷重罚“白活佛”。在沙俄的施压下,清廷只好命“白活佛”去西藏熬茶(向寺庙布施)拜佛。后来,“白活佛”回北京参拜清帝。2年后,英军入侵我西藏。这时,清廷想让“白活佛”去西藏阻止英国入侵,但被西藏噶夏地方政府拒绝。

之后,清政府怕“白活佛”回到承化寺再惹恼俄国人,政局不好收拾,便命新疆巡抚刘锦棠将“白活佛”安置在一处离沙俄边界既不太近又不太远的地方。后来,“白活佛”及所率僧众被安置在库尔喀喇乌苏境内的八英沟地方,回到了早年建寺坐禅之地,并在该寺圆寂。

“白活佛”,在祖国危机时刻,放下戒律,上马为将,化身佛陀,率领汉蒙满联军,痛击叛军,收复国土十几万平方公里,保卫各族同胞几十万,这就是我们需要的活佛。也正因如此,所以“白活佛”是清朝最伟大的活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