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阿拉伯人与犹太人在葡萄牙百年的辉煌

世纪初,当生气勃勃的阿拉伯人到达北非时,处于封建化过程的西哥特王国却进入了阴谋与混乱的时代。

倭马亚王朝的埃及总督穆萨·伊本·努塞尔乘机浑水摸鱼,他派手下摩尔人将领塔里格·伊本·齐亚德袭击和骚扰西哥特王国。据史载,这位鲁莽的将军不顾一切地往前冲,违反穆萨抢劫葡萄牙人的财富后就撤走的命令,率领军队深入伊利比亚半岛。当穆萨到前线视察,将军下马向他致敬时,他当着指挥官的手下用马鞭鞭笞塔里格以惩罚他违抗军令,并喊道:“你为何没有经过我的允许就往前冲,我的命令是突袭后,返回非洲。”然而穆萨没过多久就发现了葡萄牙拥有巨大潜力。这片土地比地中海非洲的任何一片土地都要肥沃,雨量充沛,气候温和。它面对大西洋。这个国家拥有丰富的矿产和宝石。他改弦更张,决定攻占葡萄牙。这一举改写了欧洲的历史与葡萄牙的命运。

公元711年,塔里克·伊本·齐亚德率领军队渡过直布罗陀海峡(很有意思的是该海峡以塔里克的名字命名,Gibal-Tariq)进入伊比利亚半岛。不久穆萨·伊本·努塞尔本人率领更多军队赶到。他们对西哥特王国发起总攻。

西哥特王国不堪一击,统治阶级中的许多官员落荒而逃,大多数主教、牧师和僧侣也逃之夭夭。深受教会与许多基督徒迫害与剥削的犹太人视阿拉伯人为他们的解放者。他们更愿意接受阿拉伯人的统治,欢迎阿拉伯人的到来。712年6月,当穆萨率领一支由18000名阿拉伯骑兵和步兵组成的部队进攻塞维利亚时,城里的犹太人打开了一道小小的城门,将阿拉伯军队带进城里。

卢西塔首都梅里达在主教的指挥下对入侵者进行了顽强的抵抗,但他们在阿拉伯军队近一年的围攻下,以失败而告终。在其他地区,阿拉伯人兵不血刃地占领许多城镇。阿拉伯征服者穿过伊比利亚北部,越过比利牛斯山脉,到达巴黎以南200公里处的图尔。若不是公元732年,铁锤查理在图尔战役抵挡了阿拉伯人的进攻,整个欧洲都有可能落入阿拉伯人之手。

阿拉伯人在葡萄牙建立了安达卢斯王朝,待了400年(在西班牙南部又待了250年)。他们在文明的传承、经济上发展和繁荣的程度超越了他们在中东和地中海非洲所取得的任何成就。在来自叙利亚的阿布德·拉赫曼家族统治下,他们的成功在10世纪达到了顶峰。

这个魅力四射、精明而有教养的王朝的创始者们在加的斯建立了首都,并将其统治范围扩大到了伊比利亚的大部分地区。他们把自己的国家命名为安达卢斯:安达卢西亚,汪达尔人的土地,他们用这个通用名称来称呼北欧人。

伊比利亚的阿拉伯征服者奉行铁腕统治。他们对任何背离信仰甚至持不同政见的臣民处以死刑以加强统治。1862年,比利时阿拉伯人莱因哈特·杜齐出版了一系列他翻译的九世纪法庭记录。这些书记录了伊比利亚对基督教徒的审判情况。

12世纪初,著名的阿拉伯地理学家伊德里西游览了现在的葡萄牙。我们从他的游记中得知阿拉伯人将文明带到了欧洲。

伊德里西在游记中写道,阿拉伯人将中小学(通常是免费的)和大学引进城镇,这是他们几百年来在欧洲的第一个创新。在此之前,欧洲几乎只有牧师和宗教团体成员才能读写,就连国王和贵族都没有掌握读写的技能。伊比利亚南部的阿拉伯统治者开展大众识字运动。他们在学校使用阿拉伯语教授阅读和写作、数学、历史和地理等课程,引起了老一辈拉丁文使用者的愤怒,但这却无济于事。拉丁文在基督徒中并不普及,很少有人可以用拉丁文写信给朋友,而那些在城镇受过阿拉伯教育的基督徒没有改变他们的宗教信仰,在许多情况下不仅以阿拉伯语作为主要语言,他们还接受阿拉伯服饰、饮食、文化等生活方式,他们不排斥教。他们被称为莫扎勒布(Mozarab)。阿拉伯人尊称为“书中之人”的犹太人同样接受阿拉伯的文化,他们中有些人像基督徒一样,成为著名的使用阿拉伯语的科学家和学者。

伊德里西发现在葡萄牙已经形成一种独特而令人愉悦的建筑风格。阿拉伯数学和当地美学在马蹄形拱门、装饰性灰泥工程和彩瓦中融为一体。陶瓷、玻璃和金属加工等工艺高度发达。里斯本和其他主要城镇不仅有自来水供应,公共浴室,还有加固得很好的下水道。

值得注意的是“阿拉伯人”和阿拉伯语之间的区别。在阿拉伯人的统治下,使用阿拉伯语的犹太人和基督徒取得了例如在医学、哲学、教育许多科学上的成就。他们与一起,或者是在的支持下取得这些成就的。在伊比利亚南部阿布德·拉赫曼王朝统治下,教、基督教和犹太教三种宗教的信徒共同协作,将小国葡萄牙建设成为大航海时代的强国,经济繁荣,科技发达。

阿拉伯人的科学和哲学直接来源于希腊人,其中包含了一些印度人的思想。阿拉伯学术研究的主要任务是将希腊的思想遗产为己所用。官方大力资助这项跨世纪工程。例如:哈里发马蒙(al-Mamun,813—833年在位)在巴格达建立了一个“智慧馆”,组织了大规模的翻译工作,把大量的希腊文、波斯文、巴列维文和梵文有关哲学和自然科学的论文著作译成阿拉伯文。阿拉伯人对亚里士多德、盖仑与托勒密等哲学家、医学家与科学家的权威著作进行评注,编纂成科学百科全书。

到了9世纪末,阿拉伯著名的学者开始根据古代希腊思想与精神,开始创作与编写有关学术著作。他们将印度的理念、巴比伦尼亚的思想和希腊化思想融合在一起,推动了一些重要科学仪器的发明与创新,如精确的天平、星盘和蒸馏器。阿拉伯数学家花拉子密(al-Khwarizmi)成为第一位运用印度数字(我们所称的“阿拉伯”数字)发展出新的计数法的人。医生拉齐(al-Razi)写了一部大型的医学百科全书和许多小部头著作,他还进行了一些化学实验,它们明显地摆脱了炼金术传统观念的束缚。更令人惊奇的是博学的法拉(al-Farabi)的激进思想。他明确地否认一切形式的启示宗教,终生致力于调和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的哲学思想。

与科学或哲学相比,虔诚的比较相信地理学和历史学。到10世纪,他们对地理学和历史学的研究都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那个时代主要的地理学家马苏第 (al-Masudi)收集了他本人的旅行和其他人的报告资料,写出了一部叙述性的世界地理书。塔巴里(Tabari)的世界史综述了从上帝造人到公元915年的整个世界。令现代学者感到欣慰的是,对宗教的虔诚促使塔巴里竭尽全力保留了有关早期时代一些相互矛盾的传统。

总而言之,阿拉伯人与犹太人对西方文明所作出的最大贡献是将古希腊哲学重新介绍到欧洲,促进了西方文艺复兴。当基督教成为罗马帝国的官方宗教之后,雅典和亚历山大的哲学学校被关闭了,哲学遭到了冷遇,其经典著作也在欧洲消失了。但在帝国东部的边缘地区,叙利亚的基督教学者仍继续在研究被译为叙利亚文字的希腊思想家们的著作。当阿拉伯人征服西亚之后,学者们获悉了这些哲学著作,很快就把它们译成了阿拉伯文。不久后他们也写作了一些论述哲学与教义关系的文章。犹太人开始是通过阅读阿拉伯思想家的著述,接着又学习了被译为阿拉伯文的希腊学者的著作后,接受了这些新思想。犹太人又把这些阿拉伯文或希伯来文的希腊哲学著作,通过拉丁文翻译介绍到基督教世界。在5世纪,经过这一系列辗转翻译的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这些希腊思想家的思想逐渐被人们所了解,他们的希腊文原著最后在欧洲也得以重见天日,成为文艺复兴的思想来源。在葡萄牙的犹太学者潜心研究阿拉伯科学,积累了许多宝贵的知识。尽管阿拉伯人对他们怀有敌意,但犹太人仍不放弃从对手那儿学习的机会。犹太人与阿拉伯人一样对葡萄牙科学的发展作出了贡献。

葡萄牙的犹太人被称为塞法迪犹太人(Sephardic),意为“西方”。他们认为自己是巴比伦囚禁期间被奴役的贵族后代。公元72年,耶路撒冷陷落,罗马人摧毁了第二座圣殿,新的难民从以色列来到葡萄牙时,这里很可能已经有了永久的犹太居民。

随后的几个世纪里,犹太人给占大多数人口的葡萄牙基督徒带来了知识与文化,促进了印刷出版业的发展。1487年,萨缪尔·加斯孔在法鲁印刷了第一本书;1489年,埃利泽拉比在里斯本出版了第一部书。犹太人在包括医学、数学和天文学在内的大多数学术领域都作出了非常突出的贡献。里斯本的犹太学院不仅培养了几代杰出的医生、植物学家、地理学家、数学家,还造就了众多优秀的律师和神学家。犹太人还涉足政治与外交。葡萄牙国王经常聘用犹太人作为他们的驻外大使,因为他们举止高雅,善于辞令。犹太人在国家比基督徒更受欢迎和信任。在包括北欧和亚洲在内的诸多国家,葡萄牙经常被认为是一个犹太民族的国家。犹太人在葡萄牙所获得的安全感和被重用的环境,使犹太人能够将葡萄牙的文化与科技推到一个新的高度。

公元11世纪以后,随着西班牙王国的分裂,伊比利亚半岛的阿拉伯势力逐渐走向了衰落。与此同时,基督教势力慢慢发展壮大,并开始驱逐阿拉伯人与犹太人,光复基督教在西班牙的统治。1492年,由于收复失地运动的成功,西班牙的反犹行为达到顶峰,大约20万犹太人被驱逐出境。1492年3月31日,为了在全国统一天主教信仰,西班牙以斐迪南国王和伊莎贝拉王后的名义颁布了驱逐令,要求犹太人必须在3个月内离开西班牙。驱逐令颁布之后,有5万左右的犹太人接受洗礼成为基督徒,大约有20万人离开了西班牙。同年8月,最后一批犹太人不得不离开西班牙。西班牙犹太人主要流散到葡萄牙、意大利、土耳其及北非等地。

继西班牙之后,葡萄牙也如法炮制。1496年12月25日,葡萄牙出台了驱逐犹太人的法令,要求所有的犹太人(包括从西班牙逃来的难民)在10个月之内离开葡萄牙。1498年以后,除了改宗者以外,葡萄牙几乎再无犹太人居住。

西班牙和葡萄牙犹太人的“黄金时代”一去不返,只有他们几百年留下的历史遗迹,成为犹太人心中的美好回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