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在发霉房子里的英国人

对于在大城市打拼的我们来说,租房是绕不开的一个环节。然而社会经验不足、未能及时地辨别一些骗局也使我们追悔莫及。

但在英格兰布莱克浦,70%的出租房都有潮湿和发霉问题,男人很少能活到70岁,平均寿命比全国水平少10至15岁。

米歇尔·布罗姆利(Michelle Bromley)很担心圣诞节时,她将无家可归。布罗姆利在布莱克浦的滨海住了九年,租住在一所爱德华时期的民居里,但她这周五前必须要搬走。若是她到期不搬,房东会诉诸法律,勒令她搬走。

在这所四居室房子里,布罗姆利抚养儿子和两个女儿,后来又养了三只活泼好动的吉娃娃。如今,儿女们也有了自己的孩子,一个18个月大,一个17个月大,一个才刚生下来4个月。一家人同住在一个屋檐下。但两周前,女儿和孙子们搬到了临时住所。

房间里的楼梯、厨房和卧室,到处遍布潮湿发霉的黑斑。厨房和餐厅禁止入内,堆满了砖缝进来的灰尘,厚厚的塑料布裹住了它们。

两个孙子的卧室中,窗台附近发霉尤其严重,《卫报》的记者一进门就止不住地咳嗽。

去年10月,刚满六个月的金斯利(Kingsley)因急性细支气管炎和呼吸道感染住院了两天,这些疾病和潮湿和霉菌有关。

也是在那月,布莱克浦议会的检查员评估该房产“处于失修状态”,认为潮湿和霉菌可能对“个人健康和安全造成严重且直接的威胁”。

收到修缮通知后,房东很快施工。但1年过去了,施工却一直停滞不前,一楼乱得像工地。原因是布罗姆利和房屋中介的激烈纠纷。

好几个月,她们在卫生间门口做饭,用野营炉煮菜,在浴室里洗碗。布罗姆利说:“我感到身心俱疲。”在黑暗阴冷的餐厅里,工业除湿机的噪声不绝于耳,布罗姆利泪如雨下。

布罗姆利与房屋中介斯蒂芬·科尔斯(Stephen Coles)展开了无休止的争斗。后者指责她阻挠施工,累及员工生活。但布罗姆利否认指责。

2023年9月15日, 47岁的布罗姆利收到了科尔斯发出的第21条无过错驱逐通知。而两天前,她接受了《布莱克浦公报》的采访,讲述自己的遭遇。

布罗姆利称之为“报复”,科尔斯否认。他说,2022年3月,布罗姆利就收到了一张第21条无过错驱逐通知,虽然也是在她投诉物业之后。

虽然布罗姆利决心与中介斗争到底,但因为害怕无家可归,她夜不能寐。她说:“我睡不着觉,我太痛苦了。晚上,我在床上流泪,想到无法保护自己的孩子,愧疚到想自杀。”

专家表示,布罗姆利一家面临的住房危机,是英国租房危机的缩影。数十万英国人困在肮脏危险的出租屋中,几乎得不到法律保护。

由于担心强制退租和“报复性涨租”,租户只得忍受房屋寒冷、潮湿和发霉等问题,以免抱怨后被迫退租。

这些担心并非杞人忧天。2017 年以来,今年向法院申请无过错驱逐通知的房东比2017 年以来的任何时候都多。

兰开夏郡和南坎布里亚郡NHS人口健康的全科医生安迪·诺克斯(Andy Knox)博士说,潮湿发霉的房屋对人体危害极大,尤其是儿童,但情况并没有好转。

“租户们进退两难,”他说,“对于英国而言,这正成为重大的健康隐患,我们必须立法来解决它。”

一直以来,布莱克浦都是英格兰的热门海滨度假地,但如今,布莱克浦已成为英国最危险的租房地。

根据政府9月公布的数据,该地区共有18000套私人出租房屋,每一套都存在潮湿和霉菌问题。

四分之一的房屋(约4500户)霉菌危机严重,被归为第1级,表示对健康和安全有严重威胁。

但实际情况可能更糟。布莱克浦政府调查250套房屋后发现,在人口最密集的地区,70%的私人出租房属于1级危害,大部分都有潮湿和发霉问题。

虽然布莱克浦政府的态度值得称赞,但如此顽固的住房与社会问题也着实让人震惊。

布莱克浦的霉菌危机可以追溯到一个世纪以前。当时20 世纪末旅游业蓬勃发展,房屋数量爆炸式增长,无数爱德华时期的房子拔地而起。

如同在北斗七星过山车(距今已有100年历史)的顶峰等待骤降,布莱克浦的黄金时代很快过去。随着20世纪90 年代出国成本降低,布莱克浦的人气也骤降。

廉航兴起后,布莱克浦留下了大量老旧的酒店、民宿和住宅,价格几乎是英格兰最低。

但游客还是络绎不绝,投资人发现了商机。昔日的招待所变成了多人居住的住宅,房东利润高达 20%,这是英国平均租金收益率的4倍。

在布莱克浦市中心,一家21个床位的宾馆改为住宅,房间月租为350英镑(3160人民币),但要和其他房客共用仅有的5间浴室。这里的租金是除伦敦外,英国房租均价的三分之一,与伦敦北部的一个停车位的价格相同。

布莱克浦受限于地理环境,地处英国海平面极潮湿的地方,受英格兰丰沛的雨水和爱尔兰海的双重洗礼。

面对这一严峻挑战,当地政府对房东开展治理活动,在截至2022年3月的三年里,因出租潮湿发霉的房间而被起诉的房东人数全英格兰最多。

但这个成绩并不值得骄傲。根据政府数据,在截至2022年3月的一年中,英国306个地方法院中,只有14个法院将房东被告上法庭,但投诉量有数千起。

布莱克浦著名的海滨大道后,隐藏着英格兰最贫穷、最不健康的街道。许多人是从其他地方逃离到这里,一些人被从前的美好牵引,但转身发现自己住在发霉的房屋里。

2022年,生活在布莱克浦最贫困地区的儿童,近一半经历了极端贫困,他们取暖、吃饭和穿衣等基本需求都无法得到保障。

众所周知,那些居住条件最糟糕的人通常身体状况最差。在布莱克浦发霉的房间里,租户们得哮喘、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和抑郁症的比例最高。

在布莱克浦维多利亚医院(Blackpool Victoria hospital),每年25%的急诊病人出自这里最贫困的五个病房,其中四个病房位于海滨大道两英里内。在某些地区,每七个人中就有一人需要住院治疗,许多人病因都是呼吸疾病。

多年来,人们对健康危险差而自知,却并未开展全国行动来解决这一问题。虽然由于新冠流行病和住在50 英里外罗奇代尔的两岁儿童阿瓦布·伊沙克(Awaab Ishak)因霉菌死亡,此事已提上了议事日程。

一些英格兰地区(包括布莱克浦)的领导人表示,他们正在尽其所能,但受到地方当局预算削减和NHS创纪录压力的阻碍。2023年,在306个英国议会中,约有60%的议会表示,经费不足是解决房屋问题的最大障碍。

“多年来,潮湿和发霉一直是个问题,而且肯定会越来越严重。”关心NHS的健康不平等诺克斯说。

诺克斯说:“政府长官‘根本不知道’,在卫生最糟糕的地方,有这样的出租屋。生活在布莱克浦的人们爱这里,为生活在这里而自豪。但他们却在不适合人类居住的房间住着。”

一位76岁的寡妇,指着浴室一层厚厚的霉菌说,报告霉菌问题后,这些霉菌已经毁了她的浴帘和洗衣篮。

她的丈夫死于慢性阻塞性肺病,同住的儿子患有哮喘,但她不愿声张,害怕每月540英镑(4875人民币)的租金涨价或被驱逐。

布罗姆利茫然地盯着iPad的租房页面:“我不知道要去哪里,感觉无处可去。”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